谈论 排队惊魂 – 人生距离圆满又近了一步

全文转载,很精彩。

引用

排队惊魂 – 人生距离圆满又近了一步

                 “至善的人至恶,所以无恶意的人也不善良,而大坏蛋的善良那一面也比普通人要更善。

                  教父佛祖都是这样,所以普通人只是普通人,而圣人只是不以恶的一面示人。”

 

响应“闹运”号召,我和新室友商量着去排一回队,体验一下中国办“闹运”的真相,正好有球队的哥们为了取悦“抗”“战”8年的老婆,也有此意,更加坚定了我们的决心。本来的计划是直奔奥体中心去买水立方的票,结果提前一天收到消息有人提前了45个小时去中心区售票厅排队,我们只好放弃了这个念头。经过讨论,马克(即我新室友,一个非常聪明的阳光男孩)提议:去北大乒乓球馆排队,一来比较近,后勤补给有保障,二来中途退出比较容易(他后来就退出了,可见气场是多么重要),三来乒乓球票在国人国球情结下比较容易转手,买到了用来交换其他场次比赛也比较容易。大家都觉得马克的主意挺好,于是就把目标改成乒乓球馆了。

 

24日下午,马克,xingsi和我一起踢球,一起吃饭,一起洗澡,然后纠集了凉西皮和西红柿一行五人于晚上10点杀到了乒乓球馆排队现场。现场的安排和我想象的相差很远。队伍不是安排成一排,而是成蛇形蜷缩在一个不到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区域,北面是地铁工地,南面是乒乓球馆前广场,西面是北大围墙,东面是过街天桥。我们几乎已经到了场地所能容纳的最后方,我们排队的地方离蛇形区的出口只有不到30的距离。安定下来不久,我就初步估算了一下,我所处的位置大概在2000名左右,由于第二天有5000张票可卖,所以即便我的估算有1015%的偏误,我们也还是能买到票的,于是我们就决定排到底!我们排队的地方是紧挨着天桥和人行道的第九条通道。刚坐下不久,有到五棵松排队的哥们给我电话,说五棵松发生了踩踏事件,他感到很恐怖,差点被踩死,于是和女朋友出来不排了,随后五棵松戒严了,他也就只好回学校了。我听了一点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反而很兴奋的把这个消息当一个故事说给马克听。马克倒是比我冷静,什么也没说,弄得我很怀疑是不是我说的不够动人。

 

      12点之前大家都很兴奋,主动的和排在自己前面和后面的人磨合认识一下,互相刺探着对方的点点隐私,而又保护着自己的各种信息。我脖子上挂着的一卡通直接出卖了我们北大学生的身份,于是我们失去了交换的资本,到底也没弄清楚排在前边那伙友好天真的上班族是哪里来的一堆狐朋狗友。排在我们后面那伙,是几个极不友好的北京人,核心人物是两个矮墩墩的女孩。其中那个长头发高颧骨三角眼的女孩大概以为穿ONLY裤子的都是美女,因此极力的摆出美女的架子,不停的提醒我:你的脚看着点我的包儿!我心里不停的回答:我用脚不会掏钱包儿!最体贴我们的还是马克,他电话招来一个面容白嫩,身材姣好的小mm,还很热情的把我介绍给她。当时我着实的兴奋了一秒半,然后发现马克只是想让那女生知道我是大佬,并没有告诉我那女生来历名字联系方式的意思,就悻悻的把注意力转回到西红柿身后的那个美女的身上了。这期间有很多人从蛇形中间的区域翻栏杆出去上厕所,我们坐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成为了最受欢迎的翻栏杆通道。马克不停的跟旁边的上班族小伙说:你躺好别动,别给他们让地方,不然我们这里就成通道了,一晚上不得安生。那小伙无奈的说:我这人就是比较善良。马克也很无奈的看着我,我说:看什么看?太善良的都搬去跟我一个宿舍好了!于是马克释然了。马克和那女生在我们周围转悠了大概5分钟的样子,收取了所有炫耀效用之后,就把我们扔在排队现场,和小mm溜达去了。之后我们四个开始打牌,西红柿仍旧是无敌鸡爪子手,每把抓仨王,我和xingsi打升级抓着一把的同花顺,只能就西红柿背后的美女是否禁看展开气氛友好的讨论。

 

      12点左右马克回来了,我让马克替我打牌,就从包里掏出data推荐的网络小说到乒乓球馆前的草地上看书去了。草地上也坐满了像我一样出来轮休的“队友”(排队之友)。干什么的都有,睡觉的最多,有人带来了毛巾被,直接铺在草地上光着膀子睡的鼾声如雷,大有武汉街头睡竹床的架势。最牛的是挨着我坐在路灯下的一个小伙,他带着mp3听歌,同时大声的跟着唱,虽然两个耳朵都塞着耳机,居然不跑调,我看了一个小时小说,他反复的唱着北京欢迎你。到最后他对身边的人说他渴了,旁边的人就递给他一个绿色的小瓶子,我还在纳闷那是什么高级补品,就闻到了熟悉的清香:原来是小二!快1点的时候凉西皮给我短信催我回去,我估计是他快顶不住了,于是看到一章结束,不紧不慢的合上书本,回资源大厦办公室楼下上了一次厕所,顺手在公交站的早餐点买了5根老冰棒,带回去给他们补充补充。这是我排队14个小时中间唯一一次上厕所。

 

      果然我回去了凉西皮就走了,临走的时候信誓旦旦的说明天早上6点来给我们送早餐。剩下的4个人本来是准备继续打牌的,可是马克实在无法压抑心头的兴奋,没有征求我们任何人的意见就blabla的向西红柿和xingsi汇报他搬来和我同居之后的感受和收获。其中大部分的内容是他对我的了解和认识,小部分是他对我的总结。像这样坐在半黑暗中听别人评价自己是一件很奇特的事情,我一边心里在说:你说吧,等会渴了你就喝水,喝完你就去排队上厕所吧!一边心里泛起一种很诡异的感觉。通常我们看到的传记文学的评论,比如《×××传》,里面经常会有这样的话:如果×××能够看到作者的话一定会很欣慰别人给了他如此高的评价。我突然觉得,被写传记的人未必会这样想。传记就像一面镜子,只能反映一个角度的事实。而即便是平整如镜子,照出来的影像也不是百分百的反映原物,更何况现在讲述自己的是马克这样一个家伙。感觉好像马克是一个哈哈镜,把我的优点扩大了两倍,同时把缺点扩大了10倍,于是我成为了一个怪物,有着斯芬克斯的头,杨过的胳膊,鹰的翅膀和纳尼亚的尾巴。

 

      两点左右,马克说累了,他收拾起书包说他要回实验室休息一下,不顾我的反对,他毅然决然的走了。剩下我们三个只好斗地主了。斗地主并没有斗多久,队伍的前端发生了骚乱。好像是有人爬栏杆插队进入了第一通道,前后的人一起大喊:插队!滚出去!但是插队的人心理素质极好,一看就是典型的中国人,随你怎么说,我听不懂。于是周围的人们出离愤怒了:要不要脸!这回有人答话了:不要!于是有人开始喊:警察呢?!警察管不管?!排队的地方倒是有不少警察,12点之前还都在和排队的人们闲聊,这会儿已经都躺在警车里面睡觉了,一个管事的都没有。经过10几分钟的喊叫,人民的愤怒没有消磨,而是越来越高涨了,有人组织大家有节奏的喊:警察!警察!警察!大概喊了10几次,一个现场执勤的保安走向了一辆警车,过了一会下了一个一杠三星的警察。他走到我旁边,摸出一根烟,点上,睡眼惺忪的往最里面看了一眼,然后说:你们都自己维持好秩序,等会闹出事来,大家都买不成票。我看他这个态度,就主动跟他搭讪:那里面有人插队,怎么赶都不出来。

警察:怎么进去的?

我:从那边翻进去的。

警察:那我们也进不去啊,管不到啊!小刘,你去看看厕所那边能过去么?

小刘没动窝,马上说:那哪儿能进去啊!

我:你们不是能进售票亭么?你从那边进去不就行了么?那人在最里面那排呢!

警察:在最里面那排啊?他怎么在那儿呢?

我:他插哪儿不是插啊?当然挑最里面插了!

警察烟快抽完了:那我看看去。小刘,跟我来。然后一边走,一边掏出一颗烟。

 

大概15分钟之后,队伍最里面传出一阵欢呼,队友们的情绪达到了一次高潮。就在欢呼还没散去的时候,队伍外面有警察用大喇叭喊:你们都坐下!别闹了!出了事谁也买不到票了!坐栏杆上那个,你下来!不准坐栏杆啊!于是人群安静下来了。

 

      马克回来的时候快四点了。我已经给西红柿讲完了两本网络小说的故事,xingsi也脱光了膀子,正是准备陷入无聊期的前奏,马克回来的正是时候。马克证实了前面说的五棵松踩踏事件,告诉我们五棵松确实戒严了,在里面的人继续排队,外面的人不准再去了。我当时感到话题有点深沉,顺口告诉了马克刚才警察和我的对话,马克在发呆,完全没听进去。四点半的时候,我当机立断的决定去麦当劳买早餐。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无比英明的,虽然马克已经告诉我mayqueen和凉西皮会来送早餐,但是我还是觉得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我骑了xingsi的自行车,到海图的麦当劳买了四份早餐回到现场,我的位置上有一个人抱着腿在睡觉,我就问:这人是谁?排在我们后面那伙人赶紧摇醒那个人,一边拉他回去,一边说,排了一个晚上,你连邻居家人都不认识了。我没理会他们调侃的语气,生硬的说:我光用脚趾头看你们那包儿了,怎么会认识你们的人?他们的沉没显示了他们的尴尬,我趁机打开我们的早餐,鸡蛋薄饼的香味显然勾起了周围人们的胃酸,排在我们后面那伙人也忘了刚才被我损了一下的尴尬。我注意把自己的眼光集中在我的早餐上,我知道只要我看一眼这伙无赖,他们就会找我要吃的,就不给你机会,馋死你!气死你!马克很配合的告诉我刚才警察又进去赶出来几个插队的,顺便又评价了一下我:大佬这个人有时候你觉得他很坏,有时候又觉得他真好!我想跟他说:至善的人至恶,所以无恶意的人也不善良,而大坏蛋的善良那一面也比普通人要更善。教父佛祖都是这样,所以普通人只是普通人,而圣人只是不以恶的一面示人。可惜没机会说,我的早餐诱惑力太大了,教育马克的任务以后再说吧。

 

      高潮发生快6点的时候,我刚把盒里的早餐吃完,咖啡还没来得及喝的时候。突然现场来了十几辆警车,下来三、四十警察。当时排队栏杆之外的人行道上睡了很多人,这些人有些是最外面这一排的,有些是里面的,警察下来的第一件事情是把这些人都赶起来,目的是什么我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天亮了,怕影响市容?因为警察同时还让所有光膀子的人把衣服穿上。这时候新来的警察们说的一句话引起了大家的骚动,他们一边用棍子敲着人行道,一边喊着:起来,起来,排队了!这句话弄得所有人都很紧张,在栏杆里面的人也全部站起来了,我们赶紧把自己的东西整理好,我抓紧自己那杯还没来得及喝的咖啡。紧接着,刚才在人行道上睡觉的人开始往栏杆里面爬,有些要穿过好几级栏杆,很多人趁这个机会也往里爬。于是第九排的往第八排爬,第八排的往第七排爬,场面非常混乱。我脑子里一下蹦出来:踩踏事件!不是我踩人,就是被人踩!于是我拼命往里爬,片刻爬到了第三排靠厕所的地方,本来还准备往里爬,但是我在这个地方碰上了打架的只得作罢。打架双方是三个操着浓重北京本地口音的十几岁的男孩儿和几个肤色黝黑,脚穿拖鞋的河南人。这几个河南人我认识,他们是北大周边骑板车卖垃圾的垃圾王,以前打过几次交道,人特别滑头。这次显然是河南人插队,北京孩子不让,发生冲突了。那几个北京的孩子骂的特别难听,但是河南人选择了听不懂。他们睁着无辜的眼神望着周围的人,仿佛不知道小孩子们骂的是谁。这个时候我继续往里爬就要冒着打架的风险,而且里面的人一晚上已经两次把插队的人扔出去了,我当时估计他们很有扔人的欲望,于是我在原地不动了。我当时就打电话给马克,他说他也爬了两层栏杆,但是爬的时候脚受伤了,出了很多血,只好作罢了。我又打电话给西红柿,她在xingsi的保护下一直在原地没动。我心里想,xingsi一定在埋怨西红柿拖累他的后腿。这个时候已经快六点半了,我再次打给马克,让他告诉mayqueen不要来送饭了,我自己打给凉西皮。不出我所料,凉西皮借睡遁,怎么也不接电话。后来知道,善良的mayqueen则在松林,准备吃完早餐给我们带包子过来。

 

      接下来,警察们就进入了排队的队伍,几个警察排成一纵列,要求所有排队的人排成三人一排,每一排之间分开距离。这样我就跟着大队伍退到了第四排的中间,也就是离最前面三排半的地方。我算了一下,每一排有18个铁码,每个铁码的距离大约有5排,每排三人,我前面有不到1000人。当时队伍刚站好,大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熟悉和被熟悉,我很快的知道了我所在的方阵是昨天下午5点开始排队的,换句话说我刚才爬过的6级栏杆,每一级相当于一个小时的排队时光。我发现陷入了一个湖南人组成的方队,其中还有一个维持秩序的警察。我前后各有一个湖南悍妇,她俩是一起来的。我的左边是一个湖南大学生,来自娄底,他在北大昌平校区上学。我的右边是分隔三、四排的栏杆,栏杆那边是一个福建妇女,她充分的显示了福建人特有的精明。她不停的问周围所有的人准备买哪场比赛的票,半个小时之内,她就从一个只记得排队不记得摸清赛程的中年妇女,变成了熟悉赛程的奥运门票导购了。排在我前面的悍妇颇有几分姿色,不知道是因为来的仓促还是就是为了炫耀她的胸部,竟然穿了一件吊带上衣。她先是要求我跟我后面的那个悍妇换位置,因为她俩是一起的,我拒绝后,她把我定义为坏人。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这样叫我是在挑逗我。后来她拿出带来的钓鱼凳坐下了,在一群年轻男人中间,她的吊带背心频频走光,为我们的度过太阳底下的两小时贡献了很多的动力。我后来有些怀疑她的走光是她故意想造成的效果。因为她坐下之后很快提议,她请我吃饭,我把买到的门票卖给她。我说,那我请你吃两顿饭,你把你的票卖给我吧?她很轻巧的回答,那倒不用。我不等她接着说下去,抢着说:我请你吃两顿你都不干,你请我吃一顿,我也不干就成坏人了。她无语,转而勾搭排在她旁边的一个小伙。那小伙显然对于30多岁妇女的调戏反应非常强烈,情绪一下子提升到打了一养鸡场的鸡血的“鸡动”程度。他俩在警察的眼皮子底下公然开始讨论转让的价格。期间一个中年男子从远处爬越几层栏杆来投奔他老婆,然后就不走了。他怕警察赶他回去,拿出随身带的小板凳让警察坐。警察说:我不能坐!

问:站着才能看到周围情况吧?

警察:站着我们领导才能看见我!

问:你们领导在哪里?

警察:不知道!知道我就直接过去了,谁傻乎乎的在这站着!

于是大家都乐,不是很苦涩的乐,而是很会意,很开心的大笑。刚巧这个插曲结束,吊带悍妇和那个年轻小伙显然讨论到了关键问题,大家都提高了声音。

小伙:你真想要,加1000我就卖给你。

(我心想,现在外面的票都卖4倍,按我们的位置可以买到500的票,两张500的票加1000相当于卖两倍,这小伙真是被迷住了?)

谁知,悍妇:你就原价稍微加一点卖给我好了。

小伙显得很为难:那也可以,你能不能跟我回一趟家?

(我恍然明白,这小子想占便宜,故意装糊涂)

悍妇:不行!

在这一刹那的沉默中,我大声的说:真无情啊!

大家都笑,悍妇怒然仰起头看我,我赶快用手里的小说挡住她的脸,假装没看见,然后用很慢的语速对警察说:无情的女人(大家笑两秒),多情的男人(小伙大笑),世界上最受异性欢迎的两种人。说完我听见吊带悍妇吧唧了一下嘴,显然想说话,赶紧又抢着对警察扬了一下手里的小说:刚在书上看到的。趁着书本扬起的角度,我瞥了一眼悍妇,她脸上是羞愧和愤怒以及不知所措掺杂的表情,心口剧烈的起伏,她用左手捏着吊带上衣的胸口中间把衣服拎起来一个很小的角度,用右手拿着一张报纸从乳沟的部位往衣服里面使劲扇风。我很满足。可能是发现了自己的色诱计划失败,吊带悍妇很快把自己的包塞给我后面的悍妇,然后起身去上厕所了。

 

      她回来的时候,时间是8点刚过。我发现既然她可以出去上厕所,那么我就可以出去吃点东西,然后进来的时候往前走,于是我借上厕所的名义开始往队伍的前面走。然而走到栏杆的尽头,出现了我意想不到的情况,我只得站住了。那时候刚好有三个人从上厕所的地方翻进来,直接插到了第二排的末端,周围的人反应非常强烈,一定要赶他们走。正好离他们翻进来的地方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个警察。这个警察非常较真,指着那三个人破口大骂,其凶恶程度完全符合一个优秀警察的标准。于是这三个人无奈的被赶了出去。消停了没有几秒钟,我还在盘算该不该继续自己的计划,刚才那几个指证插队的人又来劲了,指着一个人说:他也是插队的!警察延续了凶猛作风,上去就抓那小伙。那小伙有些冤枉,他认为自己是从队伍后面上来的,如果说不让插队应该允许他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去,而不是像刚才那几个直接翻进来的人一样被扔出去。但是那个警察不管那么多,扑上来问:你到底出不出去?那小伙还想解释,警察直接两手抱住他一条大腿,像小时候玩抬轿子(不同的是他只有一个人抬)一样,把那小伙直接就抬起来了,然后喊了一声:老王,过来接着!话音未落,那小伙就已经被扔出去了,老王还没来得及靠近栏杆(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那小伙就肩膀着地摔在栏杆外面了。老王赶紧上来,用比里面那个警察还要凶猛的语气说:出去!然后那小伙就满眼眼泪的被驱逐出排队队伍了。这个事件对我来说无比震撼,我立马打消了继续执行计划的念头,打算先摸摸情况。于是我就跟警察唠嗑:现在还让厕所么?警察说:你去啊!能不能回来我不管啊!只要没有人承认你跟他是一排的,我就往外扔人!于是我彻底打消了继续向前的念头,默默的站在了我的第三批“队友”中间。10分钟之内我高兴的知道我已经进入了昨天下午两点来排队的人群了。

 

      九点差十分,卖票开始了,比计划提前了10分钟。开始的时候,警察们定的方法是前面的人走了,后面的人不向前走,只是前面的人都买完了,警察放你往前的时候,就从自己站队的地方,直接走到售票窗口,这样做的原因可能是怕人多了往前走容易出现踩踏。但是一个小时之后,后面的人看见队伍不往前走就开始大声喊叫,群情激愤。这种喊叫开始的时候各喊各的,站在队伍前面听,好像前不久国家哀悼日全国按喇叭的效果。很快人们就开始有组织的喊:快点!快点!快点!那阵势就像堵车的时候集体按喇叭,虽然喊两声不能往前走两步,但是可以消除一点烦躁情绪。喊了几次之后,警察开始放后面的人往前走。到12点左右,我跟在几个很明显的黄牛党之后走上了售票亭所在的平台。

 

     1254分,我在畅春园食堂吃过午饭装着两张女单84的乒乓球票走进了宿舍。马克坐在床上满脸悲愤的表情光着膀子灌水骂人,他脸上的表情让我感到很欣慰。马克因为受伤, 只往前爬了两排,在警察重新整理队伍之后,又回到了我们昨晚排队的地方。早上10点左右,马克算出来排到他要到下午6点了,于是他放弃了。马克走后,xingsi也放弃了。我买到票以后,我的手机也没电了,没法联系他们,我以为xingsi和西红柿还在排队。于是被四个男生先后抛弃的西红柿顶着烈日,克服了没有水和食物的苦难,在下午六点终于拿到了两张小组赛的门票。她排了将近20个小时。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8 Responses to 谈论 排队惊魂 – 人生距离圆满又近了一步

  1. 魔豆说道:

    没看前两行,还以为是你写的呢,结果在ffd那里看到一模一样的文章

  2. 晓辉说道:

    请问这是部小说吗。难道不是啃木头写的?

  3. wenrong说道:

    那为什么就能证明不是他写得了呢?

  4. 说道:

    如果这是bbs 这文章标题后面一定排列了很多(zz)
    恩 我也要zz一下

  5. 说道:

    现在不是有人“避运”么?

  6. 说道:

    这个西红柿是畅春园那个西红柿吗

  7. liangzi _说道:

    应该就是

  8. HENRY说道:

    广州的同学报告有人转载了,让我来看看。我点开链接一看,原来是木头!
    西红柿同学太猛了,还有师姐师弟,各种仰慕者给她送饭送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