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云会的死,每个人都是凶手

微博上传来一则消息[1],说是钱云会案作为交通事故,已经达成了和解,数额为105万。105万,这就是一个生前为了村民的土地不被抢占而四处奔波的老村长的价值。正如之前的李刚案以和解告终[2],这个案子同样以“一笔他拒绝不了的钱”打发掉了生者,而从这往后,这个热点就不再会是热点,逐渐淡出公众视线,过不了一年半载,许多曾经转发过伤心过愤怒过的人,也不再会记得钱云会是谁,正如他们不会记得宜黄血拆、结石宝宝、福建三网民。

微博时代,人们的眼球被信息充斥着,正如《娱乐至死》前言里提到的那样: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而最近在纽约时报广场播放的中国形象[3],就是这样一种既受制又庸俗的东西。中国形象这段视频里刚好有邓亚萍,而关于邓亚萍,之前刚好看过一篇文章叫《邓亚萍代表的是哪个国家》[4],大意是说英文里的国家分state和country,state的含义倾向于国家的机关,也即政府,country则代表这个国家的版图、物产、人民、文化。中国形象的片子里固然有一些人是值得这个country骄傲的,但却被拿来作为state的宣传片。

而中国(country)的形象不应该是这样的,片子里那些人也无法代表我们的人民,如果让我来拍,我会加上钱云会、钟如九、新疆的智障包身工、古浪的尘肺患者,这些人才能说明在既得利益集团掌权下既无财富又无自由的民众们。

一条人命105万,这样的价格既然既得利益集团出得起,就说明他们还是有得赚,钱云会一死,也许他们村的土地会顺利的被征收走,既得利益集团拿到土地之后,挣到的钱又何止105万。所有的拆迁者对死者的补偿,都是来自房价增高之后买房的人们,来自缴纳税款的你我,缴税自是无法避免,而有时候房子也不得不买,我们在被绑架被挟持的情况下,成了杀害钱云会的凶手。

电影《谭嗣同》里,谭嗣同临死的时候,他的妻子说真遗憾还没能有一个孩子,谭嗣同说“在这样的国家,多一个孩子不是多一个奴隶么?”

电影《十月围城》里,有学生问杨教授“我们能看到中国民主的那一天吗”,教授说“我知道,这一天快到了,就是我看不到,你也一定能看到。”

如今100年过去了,不知道是否有人看到了杨教授引用林肯所说的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最近微博上在流行引用解放前的共产党的报纸、引用毛泽东、邓小平曾经说过的话,有人说,常回忆过去是人变衰老的标志,说明对现状很不满意甚至想逃避,不知道微博上的这种流行,意味着什么。

 

[1]. http://t.sina.com.cn/1268560747/5KD0uZq5V3F

[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5f81d50100p6ig.html

[3]. http://news.163.com/11/0119/04/6QO2U2U300014AED.html

[4]. http://view.news.qq.com/a/20110102/000012.htm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钱云会的死,每个人都是凶手

  1. diao说道:

    居然能上wordpress,墙在抽风吧,或者在升级。
    不看好中国的前景,考虑移民吧~~

  2. Pingback引用通告: 钱云会的死,每个人都是凶手 (via Pisces Garden) « Sting's Hom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