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雷锋

近日,新华社发表了一篇通讯,其中有这么一段话:

19世纪末,南太平洋塔希提岛,金色的落日下,孤独而苦闷的高更站在悬崖上,面对浩淼大海和无边苍穹,伸开双手,发出关于人对生命意义那三个惊世骇俗、回响百年的终极追问: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到哪里去?

而如今,为了想新华社表达敬意,我也模仿上述一段话的格式,写一段话以破题:

21世纪初,辽阔的华北平原北部,雾霾的一个清晨,孤独而苦闷的笔者坐在电脑前,面对广阔无际的互联网资讯,手按键盘,发出关于雷锋精神的三个普普通通,毫无回响的问题:

雷锋精神是什么?

为什么要学雷锋?

雷锋精神是什么:百度百科错了?

谈论一件事情的基本前提,是要知道谈的这件事是什么,所以,要谈论学雷锋的话题,不能逃避的一个问题就是:雷锋精神是什么?

百度百科的“雷锋精神”词条[2]说:

雷锋精神,是以雷锋的名字命名的、以雷锋的精神为基本内涵的、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发展着的革命精神,其实质和核心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了人民的事业无私奉献。他已经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精神文明的同义语、先进文化的表征。周总理把雷锋精神全面而精辟地概括为“憎爱分明的阶级立场、言行一致的革命精神、公而忘私的共产主义风格、奋不顾身的无产阶级斗志”。

注意到“以雷锋的名字命名”、“以雷锋的精神为基本内涵”、“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发展着的”字样,不免让人想起改革开放后队“毛泽东思想”的解释[3]:“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概括而形成的”,记得初中上政治课的时候,还有一段话让人注意区分“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的思想”。似乎不管是雷锋,还是毛泽东,在所谓的精神和思想里,都有一个重要的身份:“冠名者”。

而由于雷锋精神里提到的“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发展着的”,其隐藏的含义便是,可以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变化,不断的在雷锋精神上做增、删、改。而“雷锋精神”的解释权,在这个政府对媒体拥有事前检查权的国度里,显然是属于政府官方的。胡适说“历史是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并不只有历史自己,似乎毛氏思想和雷氏精神,也是这样的可以“任人打扮”。

根据百度百科里的解释,周总理对雷锋精神的四句评价,展开来看,“憎爱分明的阶级立场”,指的则是对党和人民的忠诚,对唯一一个掌权的党来说,“忠诚”这个词真的是感人至深,不禁让人想起了两个月之前,在台湾的大选中落败的蔡英文,在落选感言中提到的“台湾不能没有反对的声音,不能没有制衡的力量”,同样的感人至深。

而后面的“共产主义”,环顾全球,泛共产主义阵营的国家越来越少:苏联解体、两德合并、捷克的天鹅绒,现如今缅甸也允许昂山素季出来说话了,而硕果仅存的几个比较纯粹的社会主义国家如朝鲜、古巴,国内民生情况极为恶劣,只有我泱泱天朝,望着离去的战友,扛着光秃秃的旗杆,面对着湍急的河水,在迂回中摸着石头艰难前行。在这样困难的大环境里,坚守这样一份精神,是多么的需要啊!

易中天在品三国里说,三国里的人物,有三种形象:历史形象、文学形象和民间形象。而雷锋精神,是否也有两种解释:官方解释、民间解释呢?到如今,提到雷锋精神的时候,普通人的第一反应通常是“助人为乐”,如果说百度百科最具权威,能够代表官方解释,那官民二者之间的解释差异如此之大,原因何在,在百度百科的解释中并没有明确提到的“助人为乐”,是被隐藏到了“丰富和发展着的”里面了,还是百度百科错了?

为什么要学雷锋:百度指数的指引

回答这个问题,不妨从历史脉络找起,如果我们能知道什么时候学雷锋成了一个热潮,再去那些时间寻找背景,也许就能知道学雷锋的原因。

百度有一个产品叫做百度指数,它可以给出一个关键字在一段时间内的检索热度,遗憾的是,在linux系统下面,这个产品遭遇了flash插件崩溃,说到flash,不得不提到已故的伟大企业家Steve Jobs生前一直坚持的不让flash进iPhone是有道理的:flash在“简单可依赖”的百度产品的应用里,居然崩溃了,说明flash真的是很不稳定。

换到了一台windows的电脑上,终于能看到雷锋的指数了:

显然的规律便是每年三月的那个高潮,就像清明前后淅淅沥沥的雨,就像比叶子发芽还要早的桃花开花,就像草色遥看近却无的人工草坪,就像深夜里如婴儿般惨叫的猫儿,雷锋的这个高潮,也在每年三月的这个时候出现,不早不晚。

每年3月5日,是学雷锋的纪念日,在这一天前后出现高点,是毫无意外的,也是符合逻辑的。而细心的人一定会注意到,每年高点的高度,是各不相同的,那么在更大尺度上,学雷锋的热潮有没有什么规律呢?很遗憾,搜索引擎这个时代产物,并没有覆盖到那么早的历史,比如百度指数只有2006以后的数据,那么以前的数据怎么办呢?

巧的是,已经有人对这件事做了研究,香港中文大学的《二十一世纪》2001年4月号,刊载了一篇文章[4],文章作者对从1963年雷锋精神诞生起,到1999年的《人民日报》每年3月5号的文章进行了研究,看这30多年来,雷锋被提及的频率变化。

在文章的最后,作者认为,文革期间,雷锋精神意味着政治运动的风向标,而在文革结束后,雷锋精神首先被毛泽东的继承者用作证明合法性的工具,此外雷锋精神还有一种道德整合的力量,在政治符号和道德符号之间,越来越偏向于后者。但是“只要需要,雷锋作为政治符号的力量随时可以复苏起来”。

麻烦大了,按照这样的解释,要想回答我们之前的疑问,似乎是“此路不通”了,我们无法跨越这么大的历史尺度,来把政治符号和道德符号相区分,来找出作为道德符号的雷锋精神的出现频率,也就无法获知,我们在怎样的情况下,需要学习民众眼中的“助人为乐”的雷锋精神了。

说到助人为乐,无论是中国古代的“日行一善”、“君子成人之美”,还是基督教鼓励的为宣扬神爱而行善,还是佛教、伊斯兰教,都有引人向善,教人助人的精神,为什么要重新发明一个雷锋精神呢?这是否是因为我们抛弃了自己的传统、摒弃了外来的信仰,道德一下子变得没有基础了呢?

如果是这样,到了如今,我们在学雷锋的“助人为乐”之外,是否也应该广开眼界,看看传统的道德观念、看看宗教信仰里都是怎样说的,让自己的头脑开放起来呢?而允许本文这样的吐槽文章的存在,是否可以作为第一步?

[1].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2-02/29/c_111585360.htm

[2]. http://baike.baidu.com/view/168009.htm

[3]. http://baike.baidu.com/view/19940.htm

[4]. http://www.cuhk.edu.hk/ics/21c/issue/articles/064_000855.pdf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闲谈雷锋

  1. hifiiish说道:

    没看完,不过看到图标就觉得这论文不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