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左”与“右”

1.

美国的左右与中国刚好相反:美国的左派是自由派,右派是保守派。他们争论的主要议题是(如有错误请指正):

政教分离

宪法规定,国会不得立法以确立国教或禁止宗教活动自由。但是关于此的理解各有不同。

自由派担心在公共场所、学校向上帝致敬或致祈祷词,会影响不信仰泛基督教的人的宗教信仰自由。保守派担心对这些行为的限制会让道德沦丧,以至于丧失立国之本。(美国宪法中隐含的“天赋人权”思想,认为人拥有与生俱来的神赐的权利,基于此,才会认为任何由人组建的政府都有“人”的缺陷,需要予以制衡和限制。)

堕胎

自由派支持妇女堕胎权,更倾向于保护妇女的选择权和隐私权。保守派支持将堕胎权限制在尽可能小的范围内,更倾向于保护胎儿的生命权,泛基督教的分支天主教的教义里,貌似是禁止堕胎的(关于此教义未考证,有错请指出)。

同性婚姻

自由派支持婚姻的自由性别选择,保守派认为婚姻是严格的一男一女一夫一妻,引入同性婚姻会导致混乱。

种族主义

种族歧视在美国已经是政治不正确的事情了。这里争论的焦点在于“平权措施”,也即,有一种观点认为,过去由于美国对有色人种的歧视和不公平待遇,如今应当对其进行一定补偿,因此有的学校会对少数族裔设立单独的名额,但是,这种措施反而会导致符合标准的白人学生被落选。

有一派认为这种补偿是正确的,另一派则认为这种做法不妥。貌似前面是自由派而后面是保守派。

移民权利

对外来移民(包括合法和非法)要采取怎样态度?

自由派认为应当尽量保护他们的权利,而保守派主张优先保护本国国民的权利,对移民权利进行限制。

2.

在最高法院里,除了对上述议题的倾向之外,还包含着司法保守主义和司法能动主义的观点差别。

司法保守主义认为,宪法就是宪法,涉及宪法的案件必须严格按照宪法的本意进行判决,法院应当尽量小的控制自己的权力,尽量少干涉行政和立法。

司法能动主义认为,宪法是活的宪法,在不同时期的标准会有所差别,法院不应该跟着行政和立法亦步亦趋,对于错误的立法和行政要进行纠正,甚至需要走在立法和行政的前面引导社会民意。

这本《黑衣人》就是美国的保守派所写,本书一方面在诸项议题中持保守(也即美国的右派)观点,一方面主张在司法领域持保守主义观点,而副标题“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是如何摧毁美国的”,在我看来,“摧毁”这个词,显得有些危言耸听。毕竟,在有的国家里,司法不独立,法官接受贿赂,判案受行政命令影响,量刑缺乏统一标准,接纳刑讯逼供证据,这样的国家也能够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在美国这样的国家里,作者所担心的,是在平衡的天平上,稍微向某一端倾斜之后,会像蝴蝶效应似的全面倾斜,导致最终的崩溃。

3.

但是不管自由还是保守,没有人认为政府有权设立电视台并强迫国内所有电视台播放同样的节目,没有人认为政府有权不经合法程序便剥夺个人自由,没有人认为国家的军队应该受某个政党的领导和指挥,没有人认为政府可以动用暴力强制拆除公民的私人房屋。

简而言之,中国的左右之争,其原点偏左。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