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偶得

我看书的时候有个习惯,如果遇到有趣的观点,会用手机拍下来留做写书评的材料,然而图片拍了不少,书评写得却不多,翻看#第二十一张照片#的时候,发现很多书页的照片值得一记,整理如下:

《血红雪白》

原文:

历史是不应随着人的升降而沉浮的。(注:讲林彪)

蘸着权势的墨水写着的不是历史。

把“碑文”凿来凿去,只能把人凿得玩世不恭。

 

#书名忘了#

原文:

赫尔国务卿提出了四项原则:各国主权及领土完整不可侵犯;互不干涉内政;信赖国际合作及和解;平等。

评:似乎一直被称道的周恩来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是来源于这里。

 

#书名忘了#

原文:

日本有一段相声,讽刺的就是这种模式的危险性。相声讲的是一个游学僧人和冒充住持的魔芋店老板六兵卫之间的一段荒唐的无言问答。游学僧人用手势提问,六兵卫也用手势回答。首先,游学僧人用手指结了个圆圈放在胸前,六兵卫则用手画了一个大圆圈……游学僧人对六兵卫的回答惊叹不已:“住持大人真是太有学问了!”

评:像不像刘保瑞的单口相声《斗法》?另,为什么不是桔梗店老板?

 

《美国种族简史》

原文:

十九世纪首屈一指的政治漫画大师,是一位名叫托马斯.那斯特的美籍德国艺术家。形象的以大象和驴子代表民主党和共和党,就首次出自他的笔下。

最使那斯特闻名遐迩的,还是他讽刺坦慕尼协会贪污腐败的大头目退德所塑造的滑稽形象。退德认为,对他来说,这些漫画比攻击他的那些报纸社论更加危险,“报纸上怎么说,我根本不在乎,因为我的选民斗大的字不识半升,但糟糕的是,他们能看懂图画。”后来,逃到西班牙的退德终于被拿获归案,就是因为有个人根据漫画的形象认出了他。

评:首先,初中政治课本引用驴子和大象的漫画,貌似并没有指出原作者;另外,讽刺漫画画到这样的程度,也算是神级了吧,邝彪兄,加油。

原文:

和上次大战一样,这次指挥美军在欧洲登陆以帮助打败德国的,又是一位具有德意志血统的将军——艾森豪威尔。

评:如果你入籍美国,你的后代带领美国军队与中国作战,你怎么想,又或者,有一位美国人带领中国军队与美国作战,又如何?

原文:

这批德国犹太人当中,有个货郎名叫李瓦.斯特劳斯,哪粗笨的李瓦牌(Levi’s)斜纹布裤子,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评:貌似这个牌子,现在还存在呢!

原文:

在19世纪的最后25年里,唐人街不仅对华人,而且对那些醉心于嫖娼、赌博和吸毒的拜仁来说,都是最好的渊薮。华人把鸦片引进美国。经常光顾唐人街红灯区的白人,都是些流氓和恶棍。唐人街帮派的暴力行为本来就随时可能爆发,这批白人歹徒再来,就进一步加剧了哪里的危险性。当时,唐人街那种破旧不堪、藏污纳垢和暴力横行的状况,恰好被反华份子用来作为限制华人入境的口实,尽管在实际上,造成这种状况的主要原因,正是当时实施的排斥华人移民的政策。

评:鸡与蛋。

原文:

在1920年代,美籍波兰人的平均智商得分为85(全国正常得分为100),但到1970年代,他们的智商水准就提高到109分。智商提高了24个百分点,不仅本身是可观的,而且比现在白人和黑人智商的差别(15个百分点)还要大。美籍意大利人同样也在智商得分方面赶了上来,从当初的80-85分提高到现在与全国平均分数线不相上下的水平。智商水平提高最明显的可能要数犹太人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犹太裔士兵在智力测试中的平均得分,比起各个被测试的种族中的任何人都要低。但在其后10年之内,经济地位蒸蒸日上而且在文化上迅速融化于美国社会的犹太种族,智商的平均水准就超出一般的美国人。

评:犹太人聪明这种事,看来也是逐渐改变的。

原文:

凡涉及任何个人无法驾驭的历史力量,责备个人是毫无道理的。责备从墨西哥来的移民没有随身带来德国移民所带来的那种技能和气质,岂不荒唐!责备雇主没有在恰恰需要具备这种技能和气质的工作岗位上雇用同等比例的墨西哥裔工人和德裔工人,岂不同样荒唐!

评:主要是这句“凡涉及任何个人无法驾驭的历史力量,责备个人是毫无道理的”。

原文:

文化适应时常被描绘为一种单向过程,认为不同肤色的各种族群体被迫放弃自身的文化,并皈依盎格鲁撒克逊习俗。

但在实际上,美国文化是建立在许多种族群体的饮食、语言、态度和技能的基础之上的。老式盎格鲁撒克逊人排斥社会消遣的清教徒作风,早就被德意志人乐于从事文体活动以助身心健康的消闲气度所压倒,而这种健康的消遣活动现在己被认为是普通美国人的一大特征。美国流行音乐亦置根于创造出爵士音乐和感伤乐曲的黑人音乐传统。美国的政党体制主要脱颖于爱尔兰人的党派作风。没有什么东西比汉堡包或牛肉香肠更能称得上是地道的美国货了,但这两个词都是德国城市的名称。意大利馅饼和墨西哥馅饼也算得上是纯正的美国食 品。这些东西作为美国文化的特征,并非源出于当年的英国拓荒者。他们是全美共同的遗产,尽管今天仍存在着种族多样化。

哈莱姆区得居民也饮用巴德威泽牌啤酒,犹太人品尝意大利馅饼,光顾华人餐馆的显然不都是中国人。

评:当如今大家说着华人融入美国的话题的时候,可曾想过,所谓融入,其实是双向的?

#书名忘了#

原文:

但一个人可以违反法律的表面规定,而不违反法律本身——这是最古老的法律智慧谚语之一。

原文:

我们的法学生都耳熟能详,帮助一个可被免责的违法行为是犯罪,阻止它则不会获罪;但是制止一个有正当理由的违法行为是犯罪,帮助它则不会获罪。

评:这段话是在说,有两种方式可以让犯罪无效,一是可被免责如神经疾病,一是正当理由如见义勇为。这里则是在说这两种方式的区别。

原文:

佩恩写到:“真正的信条并不是要人们脱离尘世,而是让人们能在尘世更好地生活,并激励他们努力改善尘世。”

 

待续。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一条评论

最近读的几本书

[1] 阿甘正传

好友f推荐,阿甘的故事,跟电影里的情节有很大不同,但是一样很有趣,由于电影拍摄还需要考虑能不能拍出来的问题,而写书完全不需要考虑这一点,所以其实书比电影还要更有趣一点。

[2] 30分老妈

上一期看《佐贺的超级阿嬤》的余波,继续看看日本人的小温情。不过这本比《佐贺》差不少。

[3] 万物简史

物理学史、生物学史,有人说翻译的很烂,其实我觉得还可以,重点是内容精彩。科学知识说的深入浅出,科学家的八卦也穿插其中。

[4] 怪诞行为学

这本书我真的读过吗?在豆瓣上标了已读,简评是四个字“比较浅显”,可是看它的目录,完全很陌生的感觉……

[5] 人类群星闪耀时

精彩!内容紧扣标题,“群星”“闪耀”“时”,里面讲了若干个历史时刻,一些牛人牛事。

[6] 三国机密

祥瑞御免

马伯庸的书,亲王对三国一向很有研究,也写过很多关于三国的段子、书,不剧透了,内容很精彩。

[7] 观念的水位

刘瑜产前新书,现在应该已经生了吧?这书的书评前面写过,头一次因为读书赚钱:有两家不大的报社联系我,要刊登,不过,稿费还没到手。

[8] 看见

柴静的书,前面也有书评。

——————-分割线——————-

跟好友y聊起来中国的出版,确实,中国大陆的书,价格便宜,但质量好的难找。说起电子书和纸书之争,很多纸书的支持者的理由是手感,确实,纸书的手感比电子书好很多,但要是制作精良的纸书才可以,所谓制作精良,包括:字体、排版、校对、纸张、印刷、封面,能把这些因素都做到及格线以上的书,其实很少很少。

而且,这个行业似乎已经进入一种恶性循环:读书的人少-做出版不赚钱-压低出版成本-书的质量下降-更少人喜欢看书,另一方面,读书的人少-写书不赚钱-优秀作者转行-书的内容下降-更少人喜欢看书,很难破的一个局。

相比之下,电子书不需要印刷、物流环节,出版社的工作减轻很多,成本天生就比纸书低,定价、分成可以做的更加透明,作者也更容易赚到钱。唯一担心的就是版权问题,但这可以用技术来解决,比如豆瓣发行的电子书,每一页上面都有购买者的id水印,如果泄漏,很容易找到源头,更何况,纸书一样也有铺天盖地的盗版。

在美国,亚马逊卖电子书的收入已经超过了纸书,在国内,豆瓣、多看、ikandou都已经开始尝试电子书的销售,如果不尽早准备应对,传统出版的利润会进一步被瓜分,对传统出版巨头来说,纸书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做电子书,势必会影响纸书收入,这是一件自己砍自己的事,然而就像中国移动和微信一样:自己不砍自己,别人就会出来砍你,传统出版巨头们,该考虑改变了。

[1].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211267/

[2].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3227126/

[3].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225983/

[4].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4929844/

[5].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274730/

[6].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0464337/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1534920/

[7].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0463108/

[8].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0427187/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初心

老罗现在在微博上刷屏。内容全都是转发那些看了他的锤子手机发布会视频之后,对锤子或者老罗进行褒奖的。

这个视频我也看了,说实话,我一开始并不是出于对锤子手机的兴趣,而是对老罗本人的罗氏脱口秀的兴趣。老罗是吉林人,东北口音和东北人性格揉在一起,里面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幽默感,加上做培训的底子,使得他有一种脱口秀演员的气质。我看过他演讲时对西门子冰箱的评价,以及在柴静新书发布会上的短暂演讲,他非常自然的展现出了东北人特有的幽默感,如果把喜剧表演看成一个泛的概念,不局限于相声、小品,我甚至认为老罗可以接赵本山的班,成为中国喜剧表演界的一个巨头。

发布会那天是3月27号,要不是某好友在微博上提了一嘴,我都快忘了有锤子手机这回事了,当初宣称要做手机的时候,老罗对现有的手机表示了极大的不满,所以当时的第一印象其实是“这家伙牛吹的这么大,能做出什么来”,锤子手机发布会的时候,有一个热心粉丝在做文字和图片的微博直播,当时也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

看过视频之后,我对锤子开始有了一点期待。

我一直信一个观点:媒介影响内容。同样一本书,在 iPad 上看的体验和在 Kindle 上看的体验就完全不同,当然跟纸版的感觉更加不同,即便同是纸版,书页的大小、薄厚的体验也各异,同样内容在不同媒介上的体验差异,其实是因为不同的媒介有其最擅长表现的内容。这就是为什么电视上看到的节目,在报纸上不会出现,而同样一部电影,宁愿花大价钱在电影院看 imax + 3D ,而不是在电视上看。

手机也是类似,关于手机图标、手机操作的认知上,老罗就很好的把握了媒介的差异。同样是苹果公司的产品,为什么 MacBook 上的图标是形状各异的,而 iPhone 上的图标则必须是圆角矩形的,原因我不在这里剧透,我只能说老罗的团队很好的把握住了“媒介差异”这个原因,并进行了不错的创新尝试。当手机越做越大之后,5 寸的手机和 3.5 寸的 iPhone 相比,虽然只大了 1.5 寸,但这点区别已经有了足够大的“媒介差异”,同样是触屏手机,其操作方式上就已经可以利用这 1.5 寸的差异,做出非常不同的体验出来了。

另一个让我颇有感触的是,老罗在讲为什么做手机时,先讲了其他公司为什么做手机,有的公司是因为企业摊子大,能力强,凭着大企业的惯性做,有的公司是面对移动互联网大潮,做一个东西出来抢占所谓流量入口。他提到这一点时,我瞬间懂了为什么有的公司做出来的手机是如此不成器,说白了就是没有原动力,为了做手机而做手机,为了抢占入口而抢占入口,大大佬们嘴里说着要抢占用户,眼睛盯得却是市场占有率之类的数字,既非手机本身,亦非用户需要。用恋爱结婚做比喻的话,就是只盯着房子车子,没有爱。如果这一点没有改变,这些公司的手机不会成。

这也是为什么拥有大量资源的大公司推出的手机在市场上颇受冷遇,而一个创业的小米能做到有声有色的原因。

老罗在介绍会上反复重复一句话“做到这么烂,还好意思叫智能手机?!”这就是老罗团队做手机的初心,这使得他们有了异于其他大公司的出发点,从发布会上介绍的一些细节改进上看,老罗团队确实对手机操作有非常细致的观察和思考,用老罗的话说,这叫“人文情怀”。他用着罗氏特有的夸张性格说:我一个人来到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只看到老乔的墓碑孤零零立在那里 。

当然,仅凭这次发布会,老罗做的东西,跟乔布斯相比还差很远:苹果的方便的 App Store 模式既让用户安装软件变得无比容易,也建立并养活滋润了整个 App 开发圈,推出的革命性的触屏体验,迅速占领全球,身后跟着无数的模仿者。而老罗,只是在这基础上做了一些比其他模仿者大一些的改进,不过,乔布斯已去,而老罗才刚刚开始,未来什么样,谁知道呢?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祝我生日快乐

祝我生日快乐,祝我生日快乐,祝我生日快乐~~~,祝我生日快乐. 老样子,同祝春哥寿与天齐。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3条评论

眼界

“能得到养老保险金,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才能做到这一点,我感到非常高兴。”

申纪兰

我能对此说什么呢?

见多了申代表的话,倒也不觉得有多稀奇了,反正她一贯的风格就是如此,这里把她的话列出来,也不是想批评她。正如昨天和朋友讨论时所说,所谓见识,既是所见所识,与人的经历十分相关,所以各人难免各有不同。申代表所生所长的年代,以及她所经历的一切,又没有人给她介绍世界上其他国家的状态,她便无从得知,在这样的经历之下,说出如此言语,也算逻辑之内的事。

但是,正因为见识与经历有关,反观你我自己,身为愿意认识世界,头脑尚未彻底僵化的年轻人,应该更多的出去观察世界,增加经历,说到底,这其实是对自己的一种责任,身为幼儿时有人牵着学步,身为少年时有人教这教那,如今身为青年的人,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新的婴儿,需要用自己的眼睛和身体去寻找这世界究竟是怎样一回事,去发现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跟幼儿、少年时不同,如今没有人引领你保护你了,只有靠你自己。

也许看过很多美景,也看过很多美女之后,经历之后,思考之后,还是觉得共产党好,那也没什么大不了,但至少,应该能用更好的理由,而不是用“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才有养老保险金”这样一个显然有错的表述。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看不见的偏爱

我喜欢柴静。

这喜欢是从她的博客来的,回想了一下,好像是从一句“自由,就是对何谓正确不那么确定的精神”开始找到她的博客,柴静的文字沉静而有力量,那力量是缓缓地不知不觉地推动,似乎从都到尾都没有过剧烈的冲击,但整篇读下来,却让人不得不审视之前的想法,尤其是面对某个社会热点正有激烈的感情的时候,读罢柴静的文字,感觉我整个人的观念都被更新了。

这本《看见》里便有很多这样的文字。

至今还能回想起来的便是药家鑫案。药家鑫案刚刚出来的时候,微博上是一片声讨的声音,其义愤填膺,以高晓松的最可为代表,后来药家鑫终于被判死刑并执行,曾经轰轰烈烈的讨论挣扎了几下,终于归于平静,不再有讨论,也不再有反思。少有人去想,为什么药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如何能够避免惨剧再次发生,而这也像是我们面对历史的态度,大跃进、文革、毛氏专政,过去了就过去了,没有一个可以讨论和思考的空间,似乎那不光彩的历史就像屋子里脏乱的衣服,装进柜子里看不到了,就可以当它们不存在了,就这么过着假装光鲜的生活。

柴静和节目组,则在药案的热潮已经退去的时候,去采访了药的家人,书里介绍了采访的过程,读罢才知道,药是在怎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以及,撞人之后是以怎样的心态去想要杀死对方,曾以为自己在此案中已经够能不那么激动地去看,但读过这段采访记录,才知道自己所谓的宽容和理解,其实很窄,很浅。

书中还讲了高晓松,当年面对药案的漠视生命的指责,转眼就应到了高晓松的身上——他酒驾了,后来柴静采访高晓松的时候,高晓松说:“我觉得我活该。每一个犯了错的人,别人都有权利把你以前言论拿出来印证你。”

其实人就是如此,有了经历,才有了观念的成长,逐渐从少年时的狂妄变得开始理解、冷静和宽容,若自己无法亲身经历,读书便是好的途径,书中还有其他精彩的故事,比如非典的故事、奥运的故事、周正龙拍虎的故事、虐猫案的故事、支教德国人卢安克的故事等等,每一个都可以让人看到新闻背后都发生了什么,能引发人的思考。

顾准说:“所谓专制,就是坚信自己是不会错的想法。”读罢此书,最大的感受就是让自己更加地不那么冲动的去判断是非,也更能让自己向内审视自己,思索自己的不足,因为即使自以为站在正义的那一方,也不应该闭塞眼睛、耳朵、心灵。而此时的柴静,并不是一个偶像般的不会犯错的存在,而更像是一个和自己平等的个体,她在讲述她的故事,而我在这讲述中,获得了一些改变。这种感觉,就像读她的博客一样。

然而,我从来没有完整的看过她的任何一期节目,所以当这本书开始卖的时候,面对铺天盖地的“表演式采访”、“不像真正的记者”的批评,我没有自己的观点,我对她的偏爱,只在于文字,至于书出版后又突然出现的关于她生活中的八卦,我更愿意去忽略它们,我觉得文字写得再好的人,也有可能处理不好自己的生活,即便八卦是真,又或者真实在八卦的方向走得比八卦更远,大概也不会影响我对柴静的偏爱——即便再愿意反思,我还是固执地想在心里留上这么一块偏见。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刘瑜的水位

去年在万圣书园见到刘瑜的时候,我买了一本她的《送你一颗子弹》请她签字,我说:感谢您的前一本书,好像是给我打开了一扇窗的感觉。她边签字边笑着说:是吗,那我可要继续努力了。

她的前一本书,是指那本《民主的细节》,那时候我刚买了一个kindle dxg,用那个东西开始了最近两年的飙书历程,那时的我刚刚开始伸出触角,关注这个社会,经常在微博上寻找真相、转发真相,在那时来到我面前的刘瑜的这本《民主的细节》,加上林达的《近距离看美国》系列,便是为懵懵懂懂的我打开窗户的书,从这些书开始,我逐渐知道了“民主”这两个简单的字背后的东西。

《送你一颗子弹》一书则更多的是刘瑜作为一个女人的随笔,里面有她生活中的各种感悟,这些感悟细到了——用一位好友的话说——矫情的地步,对我而言,则让我知道了,那个循循善诱剥茧抽丝,用事例耐心的给人讲民主的人,和那个讲自己生活中的吃吃喝喝的小事的女人,其实是同一个人。

后来今年突然看到她又出了一本《观念的水位》,简介里说,是她的专栏集结成书,在这之前没看过她专栏文字的我心想,遭了,可别又跟《送你一颗子弹》似的都在讲女人心事,不是说不能讲或者讲出来不好,只是我更喜欢看到别的东西。豆瓣里有这本书的试读,在前言里,刘瑜说:“这些文字大多在网上都能找到——想省钱的读者可以放下此书,去买杯拿铁或一碗牛肉拉面。”

谢谢大度的作者,于是我去找了电子版。

全书读下来,有这样一个感觉,如果你是一个关注社会的人,你觉得社会上有很多的问题,也觉得民主、宪政、法治是可以解决这些问题的,觉得所谓“西方民主”并不是那么虚伪,但遇到被称作“五毛”的人时却不知道如何交流,或者根本就懒得交流,上来就恶语相向,那么,这本书可以作为你的教材,可以教你如何跟与自己意见不同的人交流。书中以社会现象为引子,预设了很多问题,都是经常能看到的,对这些问题,刘瑜并不是一句恶言拍过去,而是一个一个的剥茧抽丝,用顺畅易懂的文字和逻辑,给出浅显又温和的回答。

当然,“五毛”这个词,作为一个预设的标签,本身就不太合适,好友 k 说:事物都有它们自己的原貌,可一旦被贴上各种标签,就很难单纯地被看见,真正看见。“五毛”、“公知”便是这样的标签,预设了这样的标签,就已经给自己带上了有色眼镜和变声器,本来可以沟通的事情,也变得难以沟通。对我而言,五毛就是曾经的自己,若在我年少时有人肯这样带我,也不至于年近而立,还在吭哧吭哧的修整我的观念。

说到用什么样的话语去回答那些问题,龙应台的《野火集》中也给出了她的答案,这里暂不讨论刘瑜和龙应台相比之高下,仅看两书风格,正如两书之名,《野火集》的就像野火一样,干脆、透彻、直指人心,直接把现实和道理拿出来,啪的一声摔在面前,让人无法忽视又醍醐灌顶、大喊过瘾,而《观念的水位》则像水一样,涓涓细流,不急不躁,润物细无声,细细思量,果然有她的道理。

感谢刘瑜和林达的那些书,在它们的熏陶之下,读起这本《观念的水位》来,难免会觉得有些过于浅显,可能正如书中标题所寓意的:水位已经涨起来了。刘瑜在观念的水位中说:我心目中理想的社会变革应当是一个“水涨船高”的过程:政治制度的变革源于公众政治观念的变化,而政治观念的变化又植根于人们生活观念的变化。刘瑜和林达的前几本书,就是帮我涨起了水位,如同龙应台的“野火”给当年台湾的社会变革添了温度一样,我希望刘瑜的书,也能帮助中国的社会变革,增加一点“观念的水位”。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4条评论